返回

夺舍之停不下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章 为了更好的明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    “吵吵吵,能不能叫人好好睡个觉啊啊啊啊啊啊!”刷一下起身,钱朵朵冲空气挥舞小拳头,几欲抓狂。【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la

    “小丫头你也消停点。乖,别闹了,躺下继续睡。”一只咸猪从被子伸出,又把钱朵朵拉了回去,搂着香喷喷的小女人,赵五睡地很舒服。

    黑夜,钱朵朵气呼呼地瞪着赵五“是外面吵闹好吧?”

    “你说得都对,是外面在吵闹。”之前又把存货交代给了钱朵朵,赵五困地不行,哪有什么精力和对方瞎闹腾,简单开导道“你也理解下,大家都不容易,人家也是为了2000多万市民着想不是。”

    “可直升就在天上飞,还放着高音喇叭,老娘睡不着,睡不着啊啊啊啊!”

    钱朵朵不说还好,一说天空又传来隆隆的螺旋桨声音,以及高音喇叭的广播重复“市民们注意了,市民们注意了,本市交通、供电、供水、供气、已完全畅通,邮局、银行、大型商场已相继恢复营业。请市民们不要惊慌,请勿信,勿传谣言。我们有6万武装巡警24小时在街道巡逻,有发现违法犯罪情况者,请迅速与最近的巡逻警察联系,或拨打报警电话……”

    房间一时没了动静,直到螺旋桨与高音喇叭声远去,钱朵朵忽地反搂着赵五,抓狂大叫“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烦死啦!”

    “姑奶奶,小声些,别人还以为我有多**无度呢!”赵五赶紧捂住了钱朵朵的小嘴“你应该这么想,怎么说政釜一口气给了我们个亿,就让它吵吵又何妨,何况也就今晚的事。”

    原来魔都政釜只有200万的杀软采购量,可后却听闻系统也能安装杀软。狗大户的魔都政釜,在确认杀软确实有效的情况下,眼也不眨,又购买了100万份的系统杀软。

    值得一说的是,由于is独特的封闭式生态链,因此这100万的杀软本,全是安卓的。

    “可亿都不是我的。”钱朵朵没好气地道。

    “我得不就是你的。”赵五随意敷衍。

    “那你娶我。”钱朵朵凑上前,黑夜,与赵五眼贴着眼。

    类似的话赵五已从钱朵朵嘴里听了好几遍,他就想不通了,当初这个小丫头一副看他不爽的模样,还对他喊打喊杀的。咋就变卦的如此快,番两次逼婚了呢?

    要知道上一次,钱朵朵误以为她自己被他那啥了,她也没如此啊?

    “你真想嫁给我?为什么,给个理由先。”赵五想不通,索性直接问了。

    钱朵朵幽幽问“你会放任我与其他男人有瓜葛吗?”

    重重一巴掌拍在怀里小女人翘臀上,赵五严肃道“这就是我的回答,你要敢和其他男人勾勾搭搭,看我怎么惩罚你。”

    “那不就结了。老娘这一辈子算是栽你里了,当然要争取最好的。怎么样,给个话,你到底娶不娶我?”钱朵朵目光灼灼地问。

    “你这算正式求婚了吧?”赵五反问。

    “算是吧。”钱朵朵点头。

    这一瞬赵五脑海里相继出现诸多女人的模样,每一个都与他这具常驻身体发生过关系。

    首先是小鹿及柳颖,前者是孟晓玲的私人秘书,后者是他的私人医生,人间基本没有男女感情可言,若要娶妻,小鹿及柳颖首先淘汰掉。

    紧跟着又是邓心如和邓心果一对双胞胎,两个女人不仅和他关系近,也还怀了他这具身体的孩子。可那是一对亲姐妹好不好,若娶了其一个,另一个会失落不说,关系也更不好掰扯,难道以后要与老婆或大姨子(小姨子)同床而眠?

    没来由脑海浮现出一只狰狞的巨钳螃蟹,赵五打了个寒颤。

    其外还有李茜、叶千柔和代静,前两个女人已和他确定了情人关系,自然没资格做他老婆。至于代静,这位他曾经的恩人,现在还怀了他这具身体的孩子,说实话,赵五倒是想给她一个名分。

    可惜代静已被孔经天与他联伤透了心,再也不相信婚姻。而且就算他这具身体与代静结婚,之后赵五必定还会和其她女人,保持某些不为人知的关系,若被代静知晓,又是一重伤害。

    既然代静已有了人生规划,赵五觉得还是不要打搅对方了。以后他夺舍这具身体时,经常去看望她们母子或母女,想来才是代静所喜欢的。

    最后只剩下怀里的钱朵朵,对于这个小丫头,赵五认真拷问了下自己的良心,他还是蛮喜欢的。不为别的,就为了小丫头对他的一番忠心。至于小丫头刁蛮任性的性格,这些以后都是可以调教的,君不见这段时间,钱朵朵已再没对他拳脚相加,这就是调教的显著效果。

    “行不行,你总要给个话吧?”见赵五久久没了动静,钱朵朵带着委屈的腔调追问。

    “别催,怎么说这具身体也是常驻身体,结婚可是人生大事。”赵五又认真问“你可真想好了,要嫁给我?”

    “想好了。”

    “行,过两年我们就去领结婚证去。”

    “为什么还要过两年?”

    “我国婚姻法规定,男性22周岁前,女性20周岁前,不得结婚,你不知道?”赵五没好气地又在钱朵朵的臀上拍了下。

    “你那么厉害,怎么也在乎这些?”钱朵朵嘀咕。

    “你就不懂了,因为厉害所以才要有原则,否则一味随心所欲,还不成大魔王?”赵五解释,感觉怀里的小女人有没完没了的架势,立刻道“过两年我肯定娶你,别闹腾。你听外面也安静了,赶紧睡。”

    “呃?”眨眼时间后,赵五自己却忽地翻身坐起。

    “怎么啦?”钱朵朵奇怪问。

    赵五又慢慢躺了回去,继续搂着怀里的小女人,表情忒纠结地说道“既然我打算娶你了,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

    “是关于你哥和你嫂子的事情,其实在你哥之前,我和你嫂子是认识的……”

    钱朵朵打断了赵五的话,语气忒严肃“你别告诉我,你和我嫂子也有一腿?”

    “没这回事,你别瞎想,你听我把话说完。”赵五一阵心虚,要知道他和钱多多的老婆还真发生过关系,就在他夺舍宋京时,不过那时钱多多两口子已经离了婚,在法理上已经不是夫妻关系。

    而赵五所要说的,自然是钱多多和他如今的老婆景爽了。虽然当时夺舍唐天才时,他与景爽还有韩冰冰也一起睡过,可当时什么也没发生,赵五自问还是挺行得端坐得直。

    做了一番心里建树,小心虚消失地干干净净,赵五接着道“在你哥之前,景爽还有别的男人。当然,那个男人不是我,也不是我夺舍过之人。所以其实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你哥的。”

    沉吟了好几秒,钱朵朵幽幽问“就这些吗?”

    “就这些。你好像并不感到惊讶?”赵五奇怪问,要知道这事可有关于钱朵朵亲哥做接盘大侠的事,小丫头竟一点反应都没,什么情况。

    “唉。”钱朵朵少有的哀愁“家门不幸啊!其实我们早已发现了,可我哥非要说他们是真爱,死活不离了。”

    “原来你们已知道了?”赵五小小地惊讶了一番,好心给未来的大舅子开脱道“人生匆匆几十年,找个真爱不容易。既然他们是真心相爱,把孩子打掉,再生一个自己的不就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啥事了,我们继续睡。”

    “可我哥还是死活不同意,说堕胎会伤害到那个女人的身体,真是气死我了!”钱朵朵把小脑袋埋赵五怀里气呼呼地撅着嘴。

    “呃,那生下的孩子怎么处理?”赵五愣了片刻。

    “我哥说谁养大的孩子算谁的,何况小孩他亲爹都死了,你说怎么处理。”钱朵朵闷声闷气问。

    “嘶。”赵五冷抽了一口气,合着他这位未来的大舅子,不仅是接盘大侠,还是超级接盘大侠,尼玛……

    “你爸知道这件事不?他就没表示什么?”赵五还真心有娶钱朵朵的意思,那么钱多多肯定就是未来的大舅子,沾着这么一个坑人的玩意,赵五顿感颜面无光,下意识还想抢救一下,要是未来老丈人不知情,改天就去说叨说叨,大不了给冯慎的儿子,找个好的下家。

    “知道呀。”钱朵朵说道“你没发现有段时间我哥不在公司吗?当时就是被我爸给打的,请假了好一段时间。不过我哥性子倔,我爸说也没用。”

    “……”赵五不说话了,人家是真爱的,还能拿他们怎么着?

    得,继续睡!

    然而这一觉赵五却没睡好,无它,太忒么吵吵。

    不到凌晨5点,外面道路上就像汽车赶集似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比直升和高音喇叭更吵吵好几倍。

    赵五就想不通了,别墅区附近又不是主要交通干道,平时也挺冷清。更主要是,安保够给力,没见谁跑这儿来扰民啊?

    怎么了这是?

    瞅了瞅怀里的钱朵朵,小丫头难以入眠了些,可一旦睡着,就跟个什么似的,外面吵嚷地厉害,也不见她醒来的。

    没法子,赵五只得自己翻身爬起,大步来到了窗边,顿时瞪大了眼球,好家伙,他家门外竟排了一条汽车长龙。在瞧瞧院子里,车倒是没有了,可人却成堆了,年女老少,足有几百上千人了都。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整理形象了,头发乱糟糟地直接出了门,挺巧正好遇到迎面而来的孟晓玲。这位倒是收拾得利索,一身精剪得体的职业装气场满满的。只是凌晨快5点的样子,瞧她这模样,赵五总觉得挺违和。

    “你还知道醒来呀?”孟晓玲轻拢柔顺长发,露出少许白皙修长的脖颈与薄薄耳垂,没好气看着赵五。

    赵五好奇问“外面什么个情况?”

    “还不是你。”孟晓玲又是一个白眼“都是奔着你来的。差不多2点的样子,陆续就有人来敲我们家门,要购买你的未来杀神杀软。”

    “交给道他们处理就成了,怎么你也还在?被吵醒的?”

    “你去楼下看看就明白了。”孟晓玲指着身后。

    看看就看看,赵五来到了楼梯,脚下就是宽敞的客厅。

    此时客厅也与院落一样,被挤地满满的,差不多一两百人。这些人把道等人围成一圈又一圈,吵吵又嚷嚷,天南地北的,什么腔调的方言与普通话都有。而且每人里一口大大的提箱或深色塑料袋,瞧他们与道等人交接时的动作,尼玛,这些都是红彤彤的钞票啊!

    一下子赵五全明白了,他这是捅了马蜂窝,把全国受苦受难的人民,都招惹到这来了!

    “就不能叫他们安静点,或排好队吗?”赵五皱着眉头问。

    孟晓玲摇头“刚开始一切都挺好,可人越来越多,心情都很急迫,我们人不足,只能这样了。”

    瞅了瞅不见减少的人群,赵五道“可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不如报警,叫警察来维护下秩序,否则我担心他们把你家给拆了。”

    “还用你说,我已经通知了他们。看时间,他们也该来了。”

    果然如孟晓玲所说,不到几分钟,陆续赶来一对对全副武装的警察,或是防爆盾或是便携警棍。

    或许这种阵仗见多了,经验足得很,没几下就整好秩序,一群人在马路外排起了长龙,乖乖排队等着叫号。

    至于原来排起长龙的汽车,也被挪移到了别处,一下子有秩序多了,此时去睡个回笼觉,想必舒坦地很。

    可惜这一切都因赵五而起,他怎么可能把此事交给孟家父女单独面对,只得与警察代表感谢了一番,又向道了解下具体情况。

    虽然一下子要面对无数陌生人,但或许见过最大的官已升级到市长级别,道抗压能力强了不少,说话还是磕磕绊绊,脑袋瓜却没受到影响。

    “鉴于求购者太多,求购数量也大。因此每一个杀软安装包,还是只能安装1000次。不过一支u盘灌注的安装包也达到了10到100个的量。客户只需要拿回去,自行处理下即可。效率比之前大有提升。”道简单汇报道。

    “干的不错。”赵五拍了拍道的肩膀,表扬了一番又问“现在有比较棘的麻烦没?”

    “有的。”道腼腆地点点头。

    “别磨磨蹭蹭的,你直接说。”

    “还是求购者太多了。这次的求购者来自全国各地,虽然我们已大幅度提升了工作效率。若加派更多人,也还能提升。可求购者却只见增加,没见减少的。”道苦着脸,接着又道。

    “而且据我预测,随着病毒进一步肆掠,情况越来越严重时,听到消息的国外求购者,也该陆续来了。所以我强烈建议开通在线支付购买系统。”

    跳看了一下窗外,那些是来自全国的购买者,不仅有各地政府代表,也有大型公司什么的,想来随后不久,全国各地的网络就能陆续恢复。如此倒是有了在线支付购买的基础。

    “可以,这事就交给你来做。不过你也不必着急,想来还没有一家支付平台恢复了正常运转。所以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眼下,实在人不够时,就告诉我一声。”

    “其实我们马上就可以有自己的支付平台,依托这个平台,在线支付购买系统迅速就能搭建好的。”道低着脑袋,翻着眼皮子看了看赵五,弱弱地说道。

    赵五来了精神“怎么说?”

    “还是由我来说吧。”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一个人,他站在了赵五跟前,此人看上去已步入年,长相却滑稽的很,个子不高不说,还胖嘟嘟的,所以即便四十多岁,还有点可爱的样子。

    “唐突打扰了,孟老板您好,鄙人王博森,魔都工商分行副行长,非常荣幸能见到您。”此人特恭维地向赵五伸出了右。

    赵五礼貌与之握,又看了看表情不自然地道。心下了然,这位不可貌相的王行长,想必与道早已交流了一番,谈得还是支付这块的事,并已说服了道。

    赵五言语不多,就这么瞅着对方,他倒要看看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丝毫不觉尴尬,王行长依然带着笑容,笑得还十分自然与亲和,他带着几分尖利的嗓音道“魔都工商分行,愿意对接未来朵朵科技的支付平台,我行网点遍布全球,一定能满足您的需求。”

    “多谢王行长美意,不过你要知道未来朵朵科技公司,还只是一家口头上的公司,它并没有公司资质。而且我要的速度也非常急,超过8个小时,这个支付平台开与不开没有任何区别。”赵五笑道。

    “事急从权,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孟老板同意,1个小时我就给你办妥当,所有续齐全。”王行长也是一脸笑容,自信的模样带着分谦卑。

    卧槽,这也行?

    赵五心里疑狐,表面却看不出“工商银行付出了那么多,你们想得到什么?”

    “我坚信贵公司的支付平台,必能迅速火遍全球每一个角落,我们的要求不多,只希望本次网络风波之前,该支付平台与我行独家对接。”王行长期盼地望向赵五。

    思索好片刻,赵五发现貌似没有不妥的地方,至少对于他来说,他伸出道“成交!”

    “谢谢,谢谢谢谢!”王行长笑地更是谦卑,好似这次合作只有他占了便宜,而赵五则成了赏赐他的人。

    接下来的事,自然有下面人帮着他办,赵五有大把时间干别的,比如查了下王行长这个人,他可不怎么相信,这位王行长的目的会如此单纯。

    或许国家阶层已发现了未来杀神杀软的烂平板lg,所以派人试探接触他来了也说不定。

    可一查赵五却发现,国家阶层的确有所注意,却要比他想得更加谨慎,这会还在开会,商讨用什么态度和方式与他接触来着。

    而那位王行长的目的,也的确如此单纯,他只是想做笔大生意而已。至于为何他能够拍胸脯保证办妥此事,只是因为他是一位疯狂的投分子。

    “好吧,这就是一个投分子的进击。”揣口袋里,赵五顿时哭笑不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