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末世之未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死老婆子怎么还不去死,什么都做不了,就知道花钱。【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要死了吗?我不想死。”

    “老天保佑,这胎一定是男孩。”

    躺在床上的rén miàn色苍白,紧皱着眉头,看起来不好受。

    一头墨发散在枕头上,精致的面容,苍白中带着柔美。

    这种吵闹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锦瑟朦朦胧胧间被吵醒了,烦躁地睁开眼睛,恨不得把在自己旁边吵闹的人给拍飞了。

    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床,白色的架子,什么都是白色的,看装饰分明是医院。

    心脏猛的跳了一下,医院可是重灾区,他怎么会在这?这么想着,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等等,他还有思想?他记得自己被人推到丧尸群里的,那种粉身碎骨的感觉,想起来都心惊胆战,痛感已经深入骨髓。

    锦瑟坐起来,因为起的有点猛,身体还有些虚弱,脑袋一阵的眩晕,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伸手触碰自己的身体,手中的感觉是暖的,还感受到了心跳的跳动。

    他还活着?

    锦瑟被眼前的事实给惊了。

    门突然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女护士。

    沉浸在思绪里的锦瑟听到声音的时候,随即警惕的望过去,末世两年生活的蹉跎,让他练就了二十四小时的高度紧张。

    护士突然看到自己被人狠盯着,吓了一跳。

    语气有些不好,有恼羞成怒的成分,“512房的病人,待会收拾东西可以走人了,记得把药费给交了。”说完,瞪了他一眼,不管他应不应,直接走出去了。

    锦瑟摸摸鼻子,有些无辜,他是习惯使然。

    站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那种不真实感消失了。

    他真的重生了!

    锦瑟掐了掐自己的脸,会痛,就说明自己不是在做梦。

    路边原本对他投以欣赏目光的人转而同情的看着某个傻笑的人,长了一副好皮囊,没想到居然是个傻的。

    锦瑟深呼一口气,压抑住激动的情绪,既然老天让他重活一次,这一世他定要活的好好的,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好。

    理想是很美好的,但现实是很骨感的。锦瑟崩溃的发现,全身上下除了这身衣服,就只有刚才交完药费后剩下的十块钱和几个yìng bì。

    现在吃喝拉撒睡都成问题了,更别提末世之后奔小康的生活了。

    默默的在心里鄙视自己,当初是过得有多窝囊?

    锦瑟拿着十块钱到附近的粉店点了一碗粉。

    那姿势,那速度,就像一个饿死鬼投胎一样的狼吞虎咽。就算吃相不好,周围的人都没觉得不雅,谁让这世界是看脸的呢。

    末世之后,锦瑟就没再吃过一次熟食,吃到嘴里的时候,几乎要哭出来了,太怀念了。

    粉和汤很快见底了。

    锦瑟瞄了一眼还瘪着的肚子,直到老板好心的请他一碗粉,锦瑟十分大方的给了老板一个大大的笑容,再三感谢老板的好心。

    摸着滚圆的肚皮,按着模糊的记忆回到了居住的地方。

    锦瑟是个模特兼演员,按理说,依他的样貌肯定会红起来的,可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打滚了几年,依然是不温不火,自然不会有什么积蓄,能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就不错了。

    锦瑟摸着良心,那肯定不是他的原因。

    住所在居民区里,如果不是住在这里,实在想不到在繁华的城市里还有相当于贫民区的地方。

    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住所,锦瑟默默地佩服自己的记忆力,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在里面迷路。

    那栋楼外面破破烂烂的,视力不差的人都能看到墙上裂开的的几道裂缝。

    楼与楼之间,相距不远,太阳常年照不到地面,显得周围有些阴森,夜里更是不安全,因为住在里面的人鱼龙混杂。

    锦瑟在快到小区的时候,做了些打扮,遮住自己的面容,把头发也藏在帽子里,低着头走。

    打开门的时候,锦瑟看了眼后面,看有没有人跟在自己后面,关shàng mén才松口气。

    房子的装饰一目了然,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其他就没了,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电视冰箱更不用说了。

    房子只有几十平方,有一厨一卫一卧室,厨房和卫生间只隔了一扇门,锦瑟翻了翻厨房,只在柜子里找到一包面条,看了下日期,是2016年4月10日生产的。

    他好像还不知道自己重生在什么时候呢。

    从衣服里掏出不知是什么时候生产的触屏手机,屏幕的清晰度不高。

    现在是2016年5月1日。

    他记得末世是在2016年5月20日爆发的,也就是说,留给他的时间只有半个多月。

    可是他没钱,就算有钱,买来的物资要怎么处理,他不可能一直待在一个地方,而且要是暴露了要怎么办,他一个人肯定守不住。

    锦瑟泄气的坐在床上,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一样能拿出手的东西,除了这张脸。一点能在末世生存的本领都没有,难道注定他又要成为一个炮灰?

    黑线。

    “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贫穷的家庭,都是你们害的。”

    “把项链送给qíng rén,她肯定会开心。”

    耳边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来过,锦瑟烦不胜烦,而且人又不在他旁边,什么时候自己的听力那么好了?

    难道有鬼?自己锦瑟被这个想法吓得打了个冷颤,他都能重生了,有鬼好像也能理解。

    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霉味,锦瑟烦躁的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睡衣,打算洗个澡。

    脱下衣服,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东西,锦瑟不可置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