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沙暴之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都市行(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马上修改回来。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柏云宁愿茉茉没有找到红姐的女儿。

    ——————

    那个傍晚,他再次看到那个坚强女孩崩溃的大哭。她在发泄,在怨恨,在不满,在无力扭转的命运中挣扎。

    手放在茉茉的肩膀上,没有多余的话语。

    “可笑,真的好可笑。命运弄人,过了三十年,我从起点,来到这里,又回到了她的命运,为什么会这么的好笑。”茉茉跪在地上,面前是红姐的墓碑。

    “幸好她不知道,她怎么可以知道。如果让她知道,她的女儿在经过了三十年之后,又重复了她的命运,她会有多伤心,有多难过。”

    看着那个颤抖的背影,柏云沉默了很久,上去抱紧了她。下一秒,茉茉挣脱了他的怀抱,她看着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目光看着他。

    “不爱我,就不要施舍你所谓的怜悯,我不需要,我们都不需要!”眼泪的的痕迹还在脸上,目光却冰冷的一如柏云当年初见她时那样,甚至还要更加冰冷。

    沉默了一下,他再次抱住了她,并且不管她怎么用力,都没有再放手。

    “你放手!你混蛋,你就是个混蛋!你们都是混蛋,都是混蛋——”

    听着茉茉充满了痛苦的声音,站在墓碑外的端木槿擦掉了眼角的泪水。她转身往外走,目光冰冷的像一块真正的寒冰。

    此刻没有人知道,在很多年以后,柏云所在的这座城市,没有了红灯区这种东西。并不是没人开,而是没人敢。

    因为有个疯子,她冷血的手段让所有人胆寒。而此刻,茉茉的哭声,柏云的沉默,墓地里悲哀的一切,就是注入进这个疯子体内的疯狂之血。

    ......

    浓雾弥漫在公路的四周,被笼罩起来的山林,像是传说中的仙境。眼前没有亮透的清晨,在冷蓝色的天空下,隐约可以看见一丝残留的星光。

    茉茉看着山野中那间熟悉的小屋,以及那一扇改变了她命运的窗户,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们......姐,你回来了。”一个青年从屋子里出来,正要倒水,看着茉茉和柏云,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没有多余的话,茉茉看了青年一眼,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柏云看着青年,沉默了一会儿,跟着茉茉离开了。

    “等一等!”

    茉茉和柏云停下了脚步,青年从后面走过来,轻声道,“妈死的时候,除了告诉我你是她领养的之外,还让我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你们并不欠我什么,好好的生活,我们不会再见了。”

    青年看着柏云和茉茉消失在远处,目光变的非常的复杂。他一直记得茉茉,记得那个从前每天都为他做早饭的姐姐。

    ......

    回到家里,天已经全亮了。柏云昨晚陪着茉茉在墓地里呆了一夜,也看着那个女孩在墓地里哭了一夜。

    “她怎么样了,没事吧。”听到声音,吴桐披着睡衣,走了出来。

    柏云摇了摇头,看着茉茉走进房间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命运对这个女孩太过残忍,没有为她留下哪怕一丝的余地。

    吴桐沉默着,柏云转身回了房间。

    房间里,小叶子睡在床上。今天是礼拜天,她没有去上学。感受着柏云身上的冰凉,她环住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

    时间是抚平伤口最好的良药,也是最让人寒心的东西。半个月之后的一天,吴桐和茉茉坐在客厅,电视上正好放到了换脸手术。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她们同时看了对方一眼。

    下一刻,吴桐说道,“不行,这种手术的危险太大,而且后遗症非常的大。”她竟是只凭一眼,就猜透了茉茉此时的想法。

    茉茉笑了笑,这是吴桐从那天之后,第一次看到茉茉的笑。她看着这个被命运放弃,却又成为了柏云命中天使的女人,眼神复杂。

    “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他爱上你,在我死后,他一定会没事的,你不需要这样做。”

    那是一个平静的下午,午后慵懒的阳光在茉茉的脸上,将她白皙的脸照的那样的苍白却温暖。吴桐看着茉茉的神色,没有再说什么。

    她知道这个失去一切的女人,已经把柏云看成了生命中的唯一,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看着窗外的树叶,吴桐轻轻摇了摇头。

    小云,你知道有一个女人为你付出了多少吗。

    ......

    柏云自然不知道,因为他此时在小叶子的学校。见到小叶子的那一刻,他心中就涌出了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

    脏水顺着女孩的头发滑落,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有的只是冷漠。而这样的冷漠,在看到柏云出现的那一刻,化作了温暖。

    没有询问小叶子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因为只有一种可能。柏云拉着小叶子进学校,一脚踹开了教师办公室的大门,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扇了小叶子的班主任一耳光。

    刘艳的目光变的极度怨毒,但看着柏云的样子,却没敢说什么。老实人发火的那种状态,没有大吵大闹,但那种压抑的感觉,让刘艳感觉到一种从心底生出的恐惧。

    看到一边小叶子的模样,她大概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第一次对针对这个小丫头有了些后悔。周围的那些男老师虽然不敢上来劝架,但报警还是敢的。

    就在这种情况下,柏云再次见到了端木槿。

    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她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耳光打的刘艳眼冒金星。所有人吃惊的看着端木槿,但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包括后面跟来的警察,以及端木槿的弟弟小三。

    他老姐自从那天回去之后,就和变了一个人的一样,处事冷血,眸子里的温暖全部化作了数九腊月的寒冰。

    刘艳被端木槿打蒙了,就在她想发怒的时候,端木槿冰冷的话语在办公室响起。

    “我告诉你们,我曾经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这个小社会里的规则,那些心照不宣的行为,我都知道。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不是一个耳光那么简单了,你们都给我记好了。”

    “收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