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众魅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懂冷知识的宅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时近圣诞,北方早开始集体供暖,可在这湿冷入骨的湘省西部,已有了些夜风凉、枕上霜的感觉。

    天中残月高悬,街上行人渐少,正是个搞事情的好时候。

    齐子桓今天关门比平日晚上不少,快到就要打烊时才来到熟食店,简简单单要了个小菜和无骨鸡爪,坐着慢慢吃着。

    听了左锐泽说的故事,他可不敢再点除了鸡爪外的其它荤菜,生怕一不小心吐出块指甲。

    老板娘柯小七坐在柜台后埋头算账,安静中只听见计算器被如飞的手指按得啪啪作响。她穿着高领毛衣,外套搭在椅背上,勾勒出美好的曲线。

    因为准备关门,所以被熟客称为老刘的男老板在给齐子桓端上饭菜后,也难得地钻出了厨房,在店内拖地打扫、归置桌椅。

    老刘是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皮肤较为黝黑,面上永远挂着腼腆的笑容,逢人也说不上几句话来,总是沉默寡言。

    齐子桓看着面前的无骨鸡爪有些走神。这鸡爪个个质地饱满,色泽金黄,光卖相就足以令人垂涎三尺。吃起来筋道浓郁,醇香入骨,Q爽有嚼劲。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看似普通的鸡爪背后能牵扯出一个女鬼媚人,杀人取肝的故事。

    就像怎么也猜不到这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刘会是个字母圈人士。

    当然,女鬼媚人这个可能性目前已经被他彻底排除。刚才他边吃着小菜边用日曜宝镜细细打量了一番,无论是狐媚入骨的柯小七还是神秘难见的老刘,都与鬼魅妖邪无关。

    至于人心黑白,那就有待进一步观察了。

    随意将饭菜扒上几口,便结账走人。

    出门左转走出五十米,又推门进了街对面的另一家沙县小吃店。

    沙县小吃的好处在于,哪都有,关门晚。

    也正因此,才被广大网友誉为“一首忠诚的赞歌”,在暗流涌动中与兰州拉面捉对厮杀。

    齐子桓要了碗馄饨,慢慢吹着热气,并不着急吃,桌子的视角正好能看到窗外不远处的熟食店。

    哗啷!

    约莫二十分钟后,对面传来合上卷闸门的声音,老刘和柯小七缩着肩膀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正从齐子桓面前路过。

    喝完最后一口汤水,齐子桓将馄饨钱留在桌上,抹身出门。

    老刘人矮腿短可步频较快,噔噔噔地往前疾走,柯小七始终落后他一个身位,在后紧紧跟着。两口子也无交流,看上去并不亲密。他们谁也没发现,后方有个身影总是从一块阴影滑到另一快阴影中,远远跟在后面。

    齐子桓跟到了一个较新的小区里,在楼间的小花园中找了个石凳坐下,看着楼道声控灯一路点亮,到四楼为止。

    随后,四楼右侧的房间亮起了灯光。

    齐子桓在黑暗中轻轻一笑,从上衣口袋翻出一个小纸人,念咒捏诀,再往纸人头顶一按。

    只见小纸人生气毕现,轻盈落在地上,瞬间游出花坛,消失在楼道里。

    好在这天连蚊子也冻得不出门了,齐子桓干脆就安坐石凳上,优哉游哉地闭目养神。

    片刻后,他突然一怔,摇头苦笑,纸人从三四楼间的窗户爬出,跟个蜘蛛侠一样半跃半攀的朝目标家窗户爬去。

    忘记了,这年头都是防盗门,连条塞传单的门缝都没有。

    在窗外观察一阵,确认无人后才一跳而下,贴着墙根慢慢挪动。

    啪!

    客厅传来了动静,声音清脆、利落。

    “七……”一个声若蚊蝇的女声在数数,声音幽怨婉转。

    啪!

    “八……”

    小纸人已经快步滑到客厅沙发的一角,穿过沙发与茶几只见的空隙能看到在餐桌旁的老刘夫妻。

    这一看,差点没让在花坛里躲着的齐子桓惊叫出声来。

    只见柯小七上身伏在餐桌上,牛仔裤褪至脚踝,侧脸压在桌面,后脑朝着客厅方向,手和手臂向前伸着,保持背部挺直。

    老刘拿着一小捆藤条,站在桌旁,眼神再无在店中的怯懦,而是冰冷威严。脚边放着一个敞开的大行李箱。

    他伸出手,轻敲女人腿弯,严厉傲慢地问道:“刚才有没有跟你说过,脚跟不能落地?”

    “有,主人说过……”柯小七声音颤抖着回答,脚尖悄悄踮起,那两瓣雪白的挺翘立时被抬高了几分,更显诱人。

    “你自己说,犯了错误需要接受什么惩罚?”老刘手中藤条沿着绷紧的皮肤轻轻划动,划过之处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齐子桓看不到柯小七的面部表情,但能想象到她这会儿一定是屈辱地咬着嘴唇。

    沉默片刻,听到她低声说道:“求主人再赏二十鞭,一共五十鞭。”

    “嗬,你倒挺会玩啊,停不下来么?”老刘漠然说道,“今天我累了,没兴趣打你那么多下,换一丈红吧。”

    传说中的一丈红起源于后宫中惩罚犯错的嫔妃宫人工具,打在人身不比藤条、鞭子刺痛,而且皮外最多就是红肿,非常严重才会发紫发青,但那种闷疼不仅当时难忍,即使过后表皮恢复,内伤还会让人坐不下板凳。

    真真的肉疼。

    别问齐子桓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只能说每个大龄宅男都懂些奇怪的冷知识。

    也不知是煎熬还是享受的半个小时后,老刘总算鸣金收兵往沙发走来,小纸人早已机警地躲到了电视机柜后。

    柯小七站在餐桌前不敢擅动,待老刘坐在沙发上喘气片刻后,冲她招了招手,她才磨蹭着过来。

    他们家沙发前有块厚厚的地毯,柯小七很习惯地坐在地上,将头靠在老刘腿上。

    老刘轻抚着她的长发,动作温柔,嘴里语气也软化了许多,说道:“小七你最近挺乖的,不过这两天可能还要辛苦你一下,把刀磨好,等我回来后就开工。”

    “又要来了?我们能不能罢手算了?每次看到那活生生的……我真的下不去刀。”柯小七声音都变调了,比刚才被鞭笞时还要抖得厉害。

    “不要再说了!你乖一些,再干几单,以后我们就有钱过好日子了。”老刘把她的头往一旁推开,进去卫生间洗澡。

    柯小七伏在沙发上,目光呆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