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众魅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拥有一片草原的男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齐子桓在店子里踱来踱去,脸上凝重的表情让总是聒噪的虎皮鹦鹉都感觉到了压抑,老老实实在笼里玩着亲嘴不出声儿。

    他感到有些无力,自从得到百鬼众魅图以来,别看他在心魔境顺风顺水所向披靡,其实一直都是开启着上帝视角,开挂闯关。

    在现实中遇到过两次灵异事件,都是有古灵精怪的笑笑在一旁提点帮衬。

    而这回遇上的这件事,初以为是妖鬼作怪,后来又疑似人为犯罪,迄今为止线头众多,却偏偏互相缠绕,各自矛盾,无一处线索可以落到实处,能引出切实的证据。

    按法律上的说法,就是只有传来证据、间接证据。

    左锐泽的故事到底有多少真实?那个柯小七明明是个是人非妖,怎么可能将一个人迷到连极度恐惧都无法阻止的地步。

    究竟有没有杀人事件?目前只有左锐泽所说的经过检测的人肝和齐子桓那晚听来的只言片语,至今并没有人亲眼见过两口子杀人。

    柯小七的刀法到底是否真有那么神奇?如是真的,一个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女人凭什么比外科医生还会用刀。

    麻袋里究竟装的是什么?是倒霉催的左锐泽还是一只用来练刀的酗酒的猪?

    “砰砰。”

    小店安静无声,齐子桓仿佛都听见了自己心脏快速跳动的声音。

    左锐泽,这个本来只存在于小学毕业纪念册上的名字,因为近期频繁往来,竟也在齐子桓心中占住了不轻的分量。

    与以前冷静旁观事件发展的心态不同,现在一头栽进山中,只感觉云山雾绕,迷茫无助。

    也怪左锐泽自己在感情方面没个准心,每每都要碰得头破血流,以前数学老师如是,现在美艳老板娘依旧如是。

    可能,还不止头破血流那么简单。

    齐子桓犹豫了会,给阿肥去了个电话。

    “齐子桓,你小子大白天的找我干嘛?这阴冷阴冷的天,我跟你说,你要晚上请我吃饭……嘿嘿,我还是愿意的。”对面传来阿肥连珠炮似的声音,张嘴就是吃的。

    “蠢货!蠢货!”

    虎皮鹦鹉沉默了好久,就等这次机会,刷存在感一般赶紧插嘴道。

    齐子桓随手拿块抹布蒙在鸟笼上,爽快地答应道:“行啊,你如果忙完了就出来吧,我请你去那家熟食店吃无骨鸡爪。”

    “咦?你是真觉得我推荐的鸡爪味道不错,还是跟左锐泽那家伙一样,看上了那家的老板娘了?”

    阿肥也知道?齐子桓有些惊讶,他以为自己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齐子桓语带威胁地说:“二十分钟后见,过时不候。”

    “嘿,小样……这就来!”阿肥在那头得瑟地笑着,让人能想象出他那脸上肥肉颤动的表情。

    齐子桓关店出门,想想还是回头拿了两个备好的小纸人塞在口袋里。

    秋风凉飕飕的,刮起几片落叶,整个街道显得颇为萧索。

    ……

    齐子桓第二次来到熟食店门口,趁着阿肥还未到,右手往口袋里一掏,像无意中掉落的废纸一般,一个小纸人飘然落地。

    也不张扬,随着秋风自然起落,几下之后便来到了卷闸门前,再贴着地面的缝隙滑了进去。

    阿肥迈着小碎步小跑着过来。

    “额,这就怪了,我来了好多次从没见到这家店关门过,顶天了就年三十的休息半天。”阿肥指着门口告示牌说道。

    “哦?从来没有关门过?”

    齐子桓一边细细查看店内的情况,一边狐疑问道。

    “我印象是没有,但凡是正常营业时间来,就都是开门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左锐泽,这家伙成天守着这一家吃饭。”

    店铺不大,打扫得干干净净,桌椅归置整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诶,对了,你刚才说左锐泽看上了这里的老板娘?不应该吧,我看年龄差得挺远的。”齐子桓开始往外套话。

    “你最近不是和他走得挺近么,连他常来这吃饭都不知道啊?再说了,让你成天吃一个味道你受得了么?保准就是冲着老板娘来的。”

    “他一直都是这样……喜欢姐弟恋么?”齐子桓蹲下身系鞋带,悄悄将风吹到脚边的一张纸捡了起来,揣进口袋。

    阿肥果断摇头,说道:“这倒没有,其实他在专科里谈了两个女朋友,都是挺可爱的萌妹子,放假还带回来让我给瞧见过。对这老板娘应该只是欣赏欣赏吧,毕竟人家可是有老公的。”

    看来阿肥并不知道左锐泽插足的事,不过这左锐泽恋爱观很正常又是怎么鬼?

    “喂喂,想什么呐,这家店关门了,你倒是再挑一家啊,说好你请客啊。”阿肥依然如故,念念不忘就是吃。

    两人扯些闲谈,一路行到柯小七家附近的串串店,冒着热气锅中煮着各式各样的食物,在冷天里显得尤为诱人。

    “阿肥,再问问你,你说左锐泽算是个痴情种么?”齐子桓慢慢挑选着锅里的竹签,问道。

    阿肥正一手两串猪肺吃得不亦乐乎,闻言翻了个白眼:“他痴情?嘿嘿嘿。”

    “怎么,难道不是么?我听说他当年为了那个数学老师,可是闹得灰头土脸的。”齐子桓开始觉得自己以前对左锐泽的判断有些武断。

    “其实他人还不错,聪明又没什么傲气。但可能是因为之前受伤太深,感情上一直都表现得挺冷血的,两任女朋友都是在感情渐淡之后被他毫不犹豫地甩了。”阿肥又瞄上了锅里的萝卜了,一拿就是好几串。

    齐子桓也不再多言,开始了抢萝卜大战。

    吃完后送走阿肥,齐子桓默默转向了柯小七家的方向。

    按他昨晚听到的对话,这两口子如果真牵涉到贩卖器官的案件,应该也不止一次两次了,而且每次柯小七都只负责执刀部分,其余全由老刘完成,这样才不会影响到正常开门营业。

    那么,今天的异常关门就意味着出了大事,极有可能真与左锐泽的失踪有关。

    难道老刘终于发现,自己是个拥有一片草原的男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