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众魅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全都是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齐子桓有个同学是修电脑的。对,他的同学干什么的都有。

    先别觉得不可理喻,每一个人如果肯翻出毕业照好好回忆下,就会发现原来自己一样也有各行各业三教九流的小学同学。

    总之,这个修电脑的同学跟他讲过一个故事。

    有天,一个约摸有七十来岁的老奶奶来这同学店里修笔记本。修好后,她又随口问了句,说家里有个台式机跑游戏有些卡,如果换个显卡会不会好点。

    这个同学很诧异,就详细问了问预算多少以及要跑什么游戏,是纸牌、斗地主还是QQ麻将?

    “不,我喜欢玩刺客。”老奶奶一本正经地说道。

    “刺客信条?”

    “对,我在孙子的游戏主机上玩过,我很喜欢里面威尼斯的风景。”

    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和杀人。”

    那同学说完后,当时在场的人们都把这事当一个笑话来听。

    可现在齐子桓却突然想起了这个纯真可爱的老奶奶。

    她也许一辈子连一只鸡也没杀过,但她仍然会在虚拟的刺杀中得到愉悦感。

    这是一个很好笑的事情,可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你走在街上,行色匆匆的外卖骑手,每天卖烟给你小卖部老板,和你点头示意的小区保安……他们每个人在各自扮演的社会角色之下,到底都有一些怎样或奇葩或阴暗的**?

    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

    湘省西部人口本就不稠密,这个偏远小镇一旦走出主城区的范围更是显得荒凉无比。

    地址位置是祝圣山脚下的一个村落,说是村落,其实也就十几户农居零散分布着。

    齐子桓拿了个陈景龙塞给他的手电筒,在小道上从这头慢慢找到那头,房屋都是差不多的格局,寻了许久才找到地方。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农家平房,大概百来平米的样子,外墙连粉刷都没有,光秃秃露出红砖与灰色水泥。墙上纠缠了一些杂乱的电线,一直连接到十几米外的昏黄路灯上。

    扣扣。

    屋门还是木头的,敲门声在空旷的田间显得格外大声。

    门拉开一条缝,里头有个女人的身影打量了齐子桓一会,才彻底开门让他进来。

    进门是一个不大的堂屋,简单摆着一个饭桌和几个木凳,角落里有一个矮几,上头放着最多只有二十寸的电视机。堂屋两侧各有扇门,应该是卧室之类的房间,可现在都紧紧关着。

    屋内的女人确实是柯小七,仍然穿着昨天那件高领毛衣,面色苍白憔悴,散乱在额前的头发已经汗湿,贴在脸颊上,眼神里有些仓皇和迷茫。

    她感觉到了齐子桓注视的目光,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

    齐子桓看到她的手指上有些淡淡地像是没擦干净的血渍。

    “你就是齐子桓吧?我好像见过你,应该是来我家店里吃过饭的。”柯小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和齐子桓寒暄道。

    齐子桓懒得废话,直截了当问道:“对,我是。你说左锐泽昏迷不醒了,他人在哪里?”

    听到情人的名字,柯小七眼睛一黯,默默带着齐子桓来到右手边的房间。

    跟着进屋前,齐子桓身后悄然飘落了一个小纸人。

    房间很小,除了个破烂衣柜和一张小木床外别无它物。左锐泽正仰面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胸前略微有些起伏,呼吸较为迟缓。

    齐子桓走上前去细细检查,发现他脸部手部等可见的部位都没有明显伤痕,上衣倒是有处破口,应该是拉扯中搞坏的。

    “他为什么会昏迷?”齐子桓转过身来,审视着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的女人。

    女人稍微纠结了片刻,才回答道:“是麻药。”

    “麻药?一般能弄到的麻药不是只能局部身体尚失痛感,意识还是清醒的么?”齐子桓狐疑地质问。

    “是全麻的药剂,直接推入静脉的那种。我男人……嗯,姓刘的从市里找关系弄来了一点放在家里,平时用来……麻狗的。”柯小七说话吞吞吐吐。

    “剂量方面呢?会造成多大的身体损伤?”

    “这点放心,对他身体损害不大的,只是刚醒来时头脑会有些不太清醒。”柯小七连忙解释着,同时有些心疼地看了床上的左锐泽一眼。

    “现在怎么让他醒来?”

    “弄不醒,一般都会要昏睡好几个小时,现在只能坐在这里等他的药效过去。”

    齐子桓不懂医药,也分不清对方说的是否为实话,不过看到左锐泽呼吸平稳,倒也不太像有大事的样子。

    “那就只剩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唉……”柯小七轻轻叹了好大一口气,不答反问道,“齐子桓,你应该知道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吧?”

    齐子桓皱着眉头看着她,抿着嘴并不答话。

    “你应该是知道的。”柯小七低垂着眼脸,轻轻说着,“他之前有跟我提到过,说他和我之间一些小动作被小学同学看到了,他顺势就坦白了。我刚才翻看了他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内容,猜到了这个同学一定就是你,所以才会喊你过来帮忙。”

    “你还没说,你们为什么要对他用麻药。”齐子桓再次问道。

    “不,我没有……是姓刘的,他也不知多久以前就已经发现了我和锐泽之间的事情,却一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直到昨天晚上,他趁我睡着,用我的手机发短信给锐泽,说有急事要见他,与他约在了今天上午在我家碰面。我是一直到锐泽上门,才知道这些的。”

    “然后呢?”

    “锐泽今天上午按时来了,姓刘的想要教训他一顿,结果两人打做了一团。我也慌了,去帮忙时失手用菜刀捅伤了姓刘的……我和锐泽害怕,就先将姓刘的带到了这里。可没想到是,姓刘的口袋里随身带了一管带针筒的麻药,趁着不备插入了锐泽的静脉中……”

    齐子桓静静听着,脸上毫无表情。

    小纸人已经平贴着地面,从门缝中滑入了另一个房间。

    待它在门内站起身来,已是一身半红半白。

    屋内,全都是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