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众魅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骗我杀我,是为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都说欧洲中世纪黑暗年代的刑罚残酷,可是与拥有五千年璀璨文明的华夏比起来,欧洲那些刑罚简直粗鄙简陋,完全不够看。

    在华夏,墨、劓、剕、宫、车裂、烹煮各种肉刑花样层出不穷,并且一不小心还造就了一些诸如孙膑、司马迁、郑和这样的牛叉人物。

    而在各种肉刑中,名气最大除了宫刑,恐怕就非凌迟莫属了。

    其实,名声的来源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大海对面的一帮没见过世面的艺术家。

    凌迟一词来源于契丹语,始于五代,定法于辽,宋代成为常刑,一直沿用到清末改法才予以废止。可没成想,当时已被废止的“凌迟”因为侵华的法国士兵所拍摄的照片被印刷出版,震惊了许多人。甚至有不少作家和艺术家声称自己的灵感就来自于此,从这时起,凌迟一词才真正开始声名大噪。

    齐子桓听着安坐于床边的漂亮女人小声讲述,仿佛能够听见吵闹嘈杂的人群间那一声声随着小刀飞舞而响起的嘶哑厉嚎,久违的冷汗开始从后背冒出。

    与阿蕾莎在教堂中铁锈与鲜血的狂欢不同,凌迟这个词语本身就意味着冰凉的锋刃,意味着冷静的情绪,意味着漫长无涯的痛苦。

    “对了,你丈夫呢?你不是说老刘被你和左锐泽不小心刺伤,然后带到这里来了吗,你准备如何处置他?”齐子桓明知故问。

    一提到老刘,柯小七立刻变了脸色,眉眼间充满了愤怒和嫌恶。

    “姓刘的不再是我的丈夫了,从锐泽知道秘密后,抱紧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一辈子都只是他的人。”柯小七非常认真地说道,“他就在另一个房间里,我带你去看看吧。”

    小纸人索性跳到房间中央,就地往血泊中一躺,让鲜红的血液浸透全身,毫不打眼。

    柯小七并未立刻起身,而是俯下身去,在左锐泽抿紧的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口,这才转身带路。

    走到堂屋的另一间房门口,她让开身来,伸手指着说:“老刘就在里头,我不想再见他,你自己进去吧。”

    齐子桓深深看了她一眼,默默地上前推开了房门。

    扑面而来的是浓郁得化不开的血腥气味,房中几乎到处是血,病床上的残肢断肉在亮得刺眼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瘆人。

    但凡是个正常人,乍一看到这样地狱般的场景,肯定会要受到极大的惊吓和刺激,立刻尖叫逃开或者就地呕吐。

    哪怕是如同齐子桓这样,因为受过某种锻炼而神志坚定者,也至少会动摇心神,怔上几秒。

    可是,几秒的恍神时间,足够发生许多事情了。

    比如被一把快刀切断颈动脉。

    齐子桓的身后就有这么一把快刀。锋刃如冰,刀身如墨,被几只如玉般晶莹细长的手指轻巧捏着,向他颈后划来。

    悄无声息,连一丝风都未带起。

    快如闪电,眨眼间便要触及到齐子桓肌肤。

    这么快的刀,这么准的刀,几乎没有人能够避开。

    除非这个人早已看过了眼前的血腥,连那几秒钟的恍神都没有。

    只见齐子桓的头突然往前一倾,动作无比迅捷地躲开寒刃,脚下错步,腰间诡异地一扭,就已经成了面朝柯小七的姿势。

    甚至脚跟还堪堪停留在血泊的边缘,没有弄脏一点鞋子。

    只是后颈仍有一丝鲜血渗出,很浅,但终究是破了口子受了伤。

    哪怕他一直在暗暗提防,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把刀竟然能快到如此地步。

    柯小七不可思议地看着小刀上挂着的一滴鲜血,口中呐呐道:“怎么会……你怎么会完全没有惊讶……”

    她的脚步开始张皇,往后撤步。

    齐子桓一步踏前,行进间全身已是淡淡的金色,伸出手就朝她抓去。

    柯小七后撤的右脚还未踏实地面,突然变成了轻点,不退反进,手中小刀又往齐子桓的手腕划去。

    小刀的方向是手筋的位置,分毫不差。

    齐子桓仗着金甲临身,只是简单地侧过手腕避开了手筋,仍然去势不减往柯小七抓去。

    刀光碰到了金甲,只有一丝不可见的迟滞,便又接着划下。

    鲜血溅起,深深的伤口几乎及骨。

    齐子桓捂着右手退开,皱着眉头看着柯小七手中的刀。

    刚才的一心两用让还是让他没有定神仔细思考,虽然始终提防不减,可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才导致了连续的判断失误。

    俗话说,刀杀过百,便是大凶。柯小七家祖祖辈辈都是刽子手,如果这套小刀真是从家里一直传下来的,并且沾染了许多凌迟人犯的鲜血,那早已成了大凶大邪的煞器。放在家中不但可以镇宅辟邪,若被学道学法之人拿去,更是可以炼成不可多得的法器,上斩鬼怪,下斩阴魂。

    齐子桓的金光神咒扛阴物鬼魂的攻击的确有效,但是遇到物理攻击本就防御力一般,更何况是这种煞器,仅仅消弭了些许力道,便被破开。

    他再不敢托大,身上金光不减,未受伤的手中唤出昭日宝塔,一边左右腾挪,全力避开再次袭来的刀锋。

    柯小七明显也练过一点体术,但并不高深,无非就是脚步身法灵活了一些。

    最可怕的还是她手中的刀。

    手稳,刀快。

    齐子桓小腾挪术完全使出,只躲不攻,倒也没了初时的狼狈。

    伤手带着鲜血往木塔上一拍,金紫雷电游出,直接钻入柯小七体内。

    柯小七被电得不能自已,呆立当场。

    齐子桓再不客气,横蛮将柯小七手中小刀抢下扔到角落,再将她用膝盖紧紧压在地上,双手没有一点迟疑的将她从头到脚囫囵摸了一遍。

    这倒与占便宜无关,而是生怕她再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小刀。

    确认了她身上再没有其它利器,这才抽出柯小七的皮带将她双手死死捆住。

    齐子桓席地坐在一旁,紧握手肘下端,待伤口渐渐不再哗哗流血后,柯小七也已从麻痹中恢复。

    “我从进门起就一直有个疑问。你说你杀夫也好,私奔也好,都有理由。”

    齐子桓歪着脑袋看着地上已尚失斗志的女人,冷冷问道。

    “可你骗我杀我,是为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