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鬼众魅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章 身怀重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骗我杀我,可是为何?”

    齐子桓很郁闷,自己一不是阻碍二没有插足,平平淡淡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哪怕放在古代,也没听说西门庆和潘金莲为了私通而将隔壁卖年糕的杀了啊。

    如果要说自己是杀人案件的知情人,必须得灭口,这个说法也说不太通。

    刚才柯小七明明不知齐子桓已经知道人肝之事,而是自己毫无遮掩地嘚吧嘚,大肆讲述自己参与了某种很严重的犯罪活动。这就意味着,这份杀心在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柯小七侧躺在冰冷的地上,双手后绑,膝盖蜷起,双眼无神呆滞,一副生无可恋不再开口的模样。

    齐子桓有些烦躁了,虽说貌似是自己按捺不住好奇心,再加上对朋友的关心担忧,而主动掺和到这破事当中,可为什么现在又有一种从一开始就被算计的感觉。

    仿佛背后一直都有一只隐藏的手,操控着局面的发展,一步步将他引至此处。

    为什么?

    “你已经见识到我的本事了,可你不知道的是,我所学的道法当中,有一招叫做搜魂。”齐子桓影帝附体,开口即是冷血无情,“人有三魂七魄,刚死之际,如果用搜魂之术攫在原地,根本无法过鬼门投胎再世,甚至连想灰飞烟灭都不行。只能在万千痛苦中承受折磨,直到施术之人获取其所有的记忆。”

    齐子桓俯下身,近距离盯着女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可是这手段过于阴毒,有违天和,我一直是尽量避免使用。你觉得呢?”

    柯小七也毫不避让,定定看着近在咫尺的齐子桓,过了片刻后却扑哧一笑道:“哈哈哈,我发现你演技真的还不错也。若不是我知道魂魄一旦离体就只剩下浑浑噩噩的本能,只有个别特别强烈的执念才会残存,真是几乎就让你骗了过去。”

    啊?

    这可不是齐子桓预估的反应……

    而且,知道魂魄离体后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这方面的知识,连野路子出道的齐子桓都只是朦朦胧胧有些猜测,无法完全肯定。

    “好啦,别演了,其实告诉你也无妨。没想到你竟然不是普通人,这确实是我自作孽不可活,接下来的结局不是被你杀了就是被你报警抓了,老刘的尸体就在隔壁,我是怎么也跑不了的。”柯小七经过这么一下,反而放松了下来。

    齐子桓也不再忽悠,点头说道:“嗯,不管怎样,你是根本跑不了的。”

    “行了,没必要再威胁我了,我告诉你就是。”柯小七语气中带着笑意,开始侃侃而谈,“刚才给你说过,我的祖传手艺被那个姓刘的知道之后,他便动了心思。他年轻时在外头混过,结实了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其中就有几个狠人,干的是掉脑袋的买卖。而姓刘的花了不少心思,搭上了一条贩卖器官的线。”

    齐子桓轻轻点头,安静听着。

    “在整个贩卖人体器官的流程中,所有人各有分工,有人负责诱捕,有人负责运输,有人专门负责找买家。所有这些环节之中,最需要技术含量的,唯有取器官的这一环。这个团伙中,动刀的原本是一个老医生,由于年纪大了,执意想要退休,这才让姓刘的摸上门去,推荐由我来接手。”

    “我当时不过是一个唯唯诺诺屈服在丈夫淫威之下的怯弱女人,懵懵懂懂被他带到另一个城市,在一个改造过的简易手术室里观摩那位老医生的手术。”柯小七笑意收敛,满脸是深深的恨意,“我以前只杀过鸡而已,当看到那大滩的血水混合着浑浊的脂肪淌下,以及还在抽搐的人体组织时,我当场就吐了……可姓刘的和另一个男人,强行把我架着,逼着我看完整个过程,一个动作也不许遗漏。”

    “最后,那个手术台上男人犹未死去,仍在发出痛苦地呻吟……他们将手术刀交到我的手上,强迫我来结束他的生命。”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渐渐也就麻木了。你知道么?其实做这种手术真的很容易,只要你下刀够快够稳,能够找准器官的位置,就足够了。”

    “因为根本不需要缝合,不需要抢救。所以我每次第一刀都会先切断这人的脊椎,让他完全瘫痪,比麻药更加管用。”

    齐子桓听着她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就因嫁错了男人,而慢慢转变为杀人都已成了习惯的恶魔,心中也难免唏嘘。

    “你不敢告发老刘,是因为每次动手的都是你,他只是负责转运而已,对吧?”齐子桓轻声问道。

    柯小七声音陡然大了起来,激动地说道:“对,我不敢反抗,但无一刻不想着逃开他!锐泽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特别是我将一部分人体组织暴露在他面前,并且暗示了我所犯下的罪恶时,他仍没有丝毫嫌弃我,反而对我更加怜惜、疼爱。我想跟他走,但我是一个结了婚的老女人,又没有文化,我怎么敢就这样一无所有的走入他的家中?!我唯一能够争取来的,就是挣一大笔钱,至少能够为我俩以后的日子减少些负担。”

    “但你除了做这个不咸不淡的小生意,就只有一门手艺……”齐子桓慢慢明白了。

    “是的,我只有这门手艺,这些小刀是我能够堂堂正正走在锐泽身边的唯一凭仗……我之前听姓刘的说过,他从另一个渠道得知有一个有钱人家急需换肾,可一时配型不到。所以我偷偷跑到锐泽的医院去与他幽会,然后从他负责收取的体检血液中偷了一点回来去别处配型,其中就有你的。”

    镇医院很小,医生就那么多,左锐泽作为年轻的实习医生几乎每个科室都要呆上一段时间,顺便还要做各种打杂跑腿的活儿。也正是因此,当时齐子桓等同学去体检时,都是让他负责张罗,抽血都是直接插队找他抽的。

    “所以,我的肾很值钱?”齐子桓颇有些意外地问道,原来他一直身怀重宝不自知。

    柯小七笑了。

    “嗯,你的肾非常值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